鸾归

=解尧/浅鸢

有没有什么推荐的玑灵现代pa的文…就是宣玑自己想的那个。


费渡和骆闻舟第几章在一起的!实体书卑微。


给朋友涂的亚路嘉vv是复习途中的手痒——!不可以抱的喔💦背景中的花和荷叶有借鉴参考。

🔝=解尧/浅鸢✨喜欢尧尧和鸢鸢这样的称呼♪♪♪

常年蜗居HXH墙头,是一个过激亚路嘉吹💦💦还有其他不少🔜全职/原耽/剑三/凹凸/盗笔/文野等等等,嗯嗯嗯还有些有一点点涉及。凹凸的话是漫画粉喔。
七创社❌mxtx相关❌过激男男观念❌
拒绝玩梗以及ky、刷无关cp等发言出现在评论区。极度厌恶玩梗。这些评论如果看到会直接删掉。

就是这样啦。嗳、如果看到感兴趣的文章,可不可以留下一个小红心💕再走呀?

在原设没有如此设定的前提下,莫名其妙地病娇化或黑化说好听点是给这个角色一个设定什么的,说直白点就是ooc崩皮了。
有些角色碰上某种情况就不可能做出那些反应。为了去写病娇黑化而去写病娇黑化,跟写一个原创角色再把另一个人物的名字套上去有什么区别。

【除夕雷卡糖罐24h】[HPparo 雷卡]雪松 01

*这篇文是个巨坑喔,下次更新是在暑假。是学生啦所以学业为重。所以慎入。
*下一棒 @MMMoen 请接好接力棒喔!
————————————————————————

穹顶的底色是无尽的深蓝,宛若悠悠潭水深不见底,星光与银河交相辉映为其作点缀。大厅称不上是熙攘,却也并非是寂静无声,新生汇聚在餐桌间的过道,无一不屏住呼吸双眼圆瞪着端放在座椅上的分院帽。

那将决定着他们之后的旅途轨迹。

洪亮女声再度响起。
“卡米尔。”

尾音尚未落地,人群中已有一人起步迈向高台。卡米尔裹着红色围巾,被帽檐掩去大半的双瞳未寻得丝毫慌乱,在气氛紧张的人群中反而显得格格不入。

卡米尔摘下那顶插着白色羽毛的帽子,俯身拿起有着诸多磨损的老旧尖顶帽戴在头上,宽大的帽檐顺着他的额发一溜儿滑到鼻尖。这顶帽子太大了。左右摆弄也没找着合适的戴法,卡米尔只得抬手将它勉强扶着。

刹那间,周身的流动空气仿佛将所以嘈杂统统凝固,就如同身处幽静水底,却也有几分不一样,杂乱的思绪被逐一梳理开稀释于气体间,耳畔摸寻不到丝毫声音,却不如浸泡在水底那般压抑。沉静只维持了几秒,分院帽的声音突然在脑海里回荡不息。
“……是个聪明的小巫师,我想把你分到拉文克劳或许是个不错的决定?”

并不出人意料。在来到霍格沃茨前,卡米尔已很多次从雷狮大哥口中听到关于这所学院的信息。拉文克劳,种种方面来说确实很适合他。只不过,雷狮是在斯莱特林,所以,比起选择更适合自己的拉文克劳,于卡米尔来说,毫不犹豫地,他会选择斯莱特林。

这顶分院帽定是会读取人的思想,在卡米尔于心中权衡时,它即刻道出话语。
“想去斯莱特林?如果你真的这样想的话……但是我还是坚持认为拉文克劳才是最适合你的。你有个聪明的脑袋,我相信拉文克劳会帮助你,在任何方面。”

并非如此。卡米尔这样想着。

“那么,是选择斯莱特林吗?”
是的。他回答。

“真的决定好了?拉文克劳会成就你的,你的才能在那里定可以发挥出来。”
任何话语皆是无用功。卡米尔便也只是垂眸缄默,将作出的抉择坦然摆出,于心底置下铿锵字眼。
斯莱特林。

一瞬间,那种仿若隔世的状态于他的体内抽离,同时,他听见那顶以裂口为“口”的分院帽大声宣布——
“斯莱特林。”
与属斯莱特林学院的长桌爆发出的掌声和欢呼。

卡米尔摘下分院帽,重新扣上自己那顶缝有长羽的帽子。起步向那片喧哗走去,也无多余表情,就好像那繁闹不是因他而起且同他毫无关系。

卡米尔就席而坐,身旁的学长无不以热情欢迎热情提问热情相迎。卡米尔并不擅长同别人交谈,又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这些。面对这些无比强烈的热情,倘若他要以同等的热情去回应的话,那这和世界将立刻毁灭般不可能。他便只是淡淡道出单音节字母兼颔首摇头。

他泼出去的冷水把欢腾着的火焰从头到尾淋了个遍,那些学长倒也没有强人所难,看出卡米尔的冷淡态度后也就打着哈哈自个扎堆去了。

分院仪式还在继续进行着,不时的欢呼也还在蓬勃生长,接下来连着好几个都是斯莱特林的,所以安静环境是想都不要想,但卡米尔这边总算是清净了下来,没再有人过来搭话。

过了片刻,卡米尔缓缓抬起头,把目光投向这长桌尽头企图搜寻某个熟悉的身影。率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头巾上耀眼的黄色明星,那使他在一成不变的黑色长袍中愈加显赫,此时的雷狮正阖眸仰靠在座椅上,同身边人高谈阔论。

仿佛是风捎去了消息,雷狮倏然睁眼。四目相接时,卡米尔流露出些许怔愣,转而又将其统统敛于瞳底,雷狮提唇绽露笑意,伸出手在空中胡乱摆两下似乎算作是打招呼,卡米尔点头,表示回应。


雷狮是他的堂哥,先他三年来到霍格沃茨。家族中的长辈早已为雷狮规划好了他以后的继承大业,但很显然雷狮并没有就此被他们囚于铁笼,他挣开了桎梏,选择前往魔法学院。而有着私生子身份的卡米尔尽管没有得到任何重视,但也并未获准跟随雷狮离开,且当时他的年龄尚不够入学要求,只好独自留下。

在那过去的三年里,他俩并不是一面不见,相反,见面言语次数多到两只手也数不过来。卡米尔的卧室里有一个壁炉,雷狮常常不打招呼就让他的头溜进来,卡米尔曾委婉问过他为何不选择写信这样更稳妥的方式,雷狮的回答和他的随性着实十分符合:用嘴花点时间就能说完的话,还要用笔写出来再寄过去也太麻烦了。

这样的交谈方式其实很是惊险,倘若哪次卡米尔碰巧不在,“壁炉中三皇子的头”被哪个仆人看到的话,就很不好了,至于写信,于很多方面来说都较为妥善。尽管如此,卡米尔在心底还是更愿意与雷狮这样面对面地交流。

而今,他的年龄已然抵达那条水平线,他毫不犹豫地抛下过往,踩着雷狮留下的尚未随烟雾消散的脚步前往至此。

雷狮没有特意提过让他来魔法学院,因为他知道,卡米尔一定会追上来,哪怕雷狮从来也没有在他孤身一人走的道路上驻留片刻。

【雷卡糖罐48h】overlap

*平安夜and圣诞节快乐!!🌟话不多说啦,高高举起接力棒递给下一位 @👻四尾玄猫

—————————————————

白雪来势汹汹,一日之间便将尘土系数掩去,转而似为世界蒙上白纱。烛焰被承在盘里欢悦攒动着,柔和月光携闪耀明星撒进昏暗屋内与焰火交相辉映。由窗外能窥见璀璨灯光连成一片,攒动的人群中爆发出声声欢呼——一切都是圣诞舞会拉开序幕的前兆。

但圣诞节的一切又仿若同卡米尔毫无关系,从皇家图书馆借来的厚重烫金边书本被码在一边,面容尚未脱离稚嫩的小孩子简直要将脸埋在书堆里。

在贫民窟时的记忆尚未在记忆流中隐去。在纷纷雪花飘舞的日子,又或者说,在平安夜那天,女人会将屈指可数的硬币递向贪得无厌的商贩手中,换一两块糖,又或是一些平日里尝不到的食物,然后把这些物什带去给她尚且年幼的孩子。

可是后来,女人在同样是雪花纷飞的夜晚中长眠了。

再后来,卡米尔就被他的那位父亲带进了皇宫。那日正巧是圣诞节,沉默的孩子拉低了帽檐,从人群的缝隙中穿过,一言不发,小心避开了与任何人的接触。独自待在被寒风侵略的偏僻房屋。热闹的节日中,自然没有什么闲人注意到他。

但这次的圣诞节好像不同往日那般了。

有人推开房门径直走入,卡米尔不用抬头也知道这突如其来的造访者是谁,丢下繁华反而来自己这寂寥的地方的人,也只有雷狮大哥了。

卡米尔捻过书签夹在纸张间遂扣上书本,起身回首望向那人,启唇以平稳声线吐出字句:“大哥,有什么事吗?”

雷狮倒是很好地践行了反客为主的道理,他将顶在脑袋上的王冠摘下,随手丢向角落,嘴里还嘀嘀咕咕抱怨着这东西也太麻烦了,一边大落落地将小巧的玩具礼物盒甩给卡米尔,说的话也很是理直气壮:“圣诞快乐,这是礼物。”

……
一看就知道是从哪棵圣诞树上拽来的。卡米尔心里想。而面上不动声色地收下了小礼物盒。“谢谢大哥。”

雷狮抱肩颔首思索了片刻,再度抬眸将原先那副玩乐模样敛去,转而换上另一种表情。

他说。
“那么,卡米尔,你将回予我什么。”

有寒风席卷着入屋,将烛火吹得明灭,几欲熄灭却又顽强地重新舞动。鸟鸣于此刻响起划过天际,气氛渲染得倒是恰到好处。

卡米尔屈指压下帽檐,只是缄默,空气在此凝固。

雷狮也没有同平日那般率先出口,他只是那样站着,窥探不到异样情绪,也无从敷衍了事。

卡米尔率先将这空气打破,起步踏着潮湿木板穿过障碍物止步于雷狮面前,海蓝双眸中透出如万丈波澜般毫不退缩的坚定。他说:
“是的…我会辅佐你。你给予我的是庇护,我归还的即是信赖。我会作为你的左膀右臂、又或者称为是你的盾牌。不论如何,我不会让你失望,我交出的将是满分卷。”


凹凸星球的夜晚总是遍布着危险气息,猎捕与藏躲共存。唯一和雷王星相同的便是满天的繁星了,月的仆从将黑幕拉下,更是衬得星星愈加璀璨,绿叶没有在黑暗笼罩下消散光采,反而被渲染得更是青翠欲滴。

圣诞节没有被允许火热举行,比赛照常进行。善于伏击的猛兽照旧潜伏,心底的弦照旧不得松懈。

雷狮海盗团就好像是个行走的积分包,众多不知好歹的杂碎企图将其拿到手。很显然,他们忽略了一个根本的问题:实力的差距。但除此之外,仍有无法确定具体数字的敌手藏匿在暗中。

雷狮很显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他想怎样还是怎样,但他也并非是不分轻重的顽童,他会在卡米尔对着系统终端翻阅资料时酝酿他的提议对他点头或摇头,在他自己认为有缺陷的地方进行补充。

至于圣诞节……
总归不该视为无物,要是真全天二十四小时每分每秒警惕戒备达最高点,虽说凹凸大赛确实饱含诸多变数,但也没必要如此。

离开雷王星的那晚是圣诞节过后的几天,节日的氛围还没有完全消散,守卫明显松懈,城墙在被一些人企图溜进的同时,也有那么些人计划着离开。

雷狮领卡米尔逆着呼啸冬风前行,皇宫在他们身后模糊成小黑点,直至来到停放飞船的空地才停下步伐。卡米尔没有去问雷狮船的来路,这定是他早早就准备好的。

在卡米尔给出答案后,万事俱备。

海盗团内难得的闲暇晚餐时间,帕洛斯的唇角提到恰到好处的弧度,微微眯着眼首先抛下餐桌上的第一句话。“今天…是圣诞节吧。总归有什么准备?”

彼时雷狮正往嘴里灌着啤酒,闻言后停下动作,思索起过去是如何度过的圣诞,片刻扭首看向边上不出一言的军师。
“你想要什么礼物?”问话还是一如既往地直接到让人难以回答。

卡米尔愣了下,看向雷狮的目光中带了些探寻。“礼物?大哥是指什么?”

“圣诞愿望,什么都行。”雷狮回道。

卡米尔的眉间不禁攒起微皱,似是在斟酌如何作答。他无意参与到这场对话中,何况他也没有在吃饭时说话的习惯。谈及礼物,卡米尔在心中转悠了几圈,也没找到合适的答复,自己并没有什么很想要的,也不会去在意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这点大哥不可能不知道,那为什么还要问这个问题。

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偏偏雷狮还没有作罢的打算。卡米尔只好选择去细细咀嚼他的话,圣诞愿望,什么都行…吗?

卡米尔突然悠悠吐出气息,闷在围巾布料内的话语没有被遮掩去,反而如同往前那样坚定。

“我想站在你身边辅佐你,就像我以前说过的,我会继续作为你的盾,为你带来你所需要的,同理,铲去所有对你有威胁的。
这便是我的愿望。应该说…是我的信念。”

——过去与当下的身影再次重叠。不曾改变。

给过去的信

给以前的alluka的一封信!

我是现在的alluka哦!以前的alluka千万要慢慢得等,因为哥哥很快就会去找以前的alluka啦!现在的alluka和哥哥还有哥哥的朋友gon在一起!请以前的alluka务必务必要开心!

——现在的alluka